笔趣阁 > 我是全能技工 > 第70章 制造血清

第70章 制造血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快去解毒!”尚一刀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,见个面而已,能不能不用这种惊世骇俗的方式?”宋晨对这个大个子尚一刀都有点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你说什么,解毒,小要开玩笑了!”宋晨看到对方那种一本正经的眼神,知道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糟了,老子哪里会解毒,莫非把我当成万金油了,他们出了一点疑难杂症,就找宋晨、找宋晨、找宋晨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会解毒!”宋晨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尚一刀给提走了,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,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次又再次提醒他一定要强身健体,一定要强身健体,一定要强身健体。

    宋晨看到了床上躺着一个嘴唇发白,不时地抽搐的汉子,即使对医术一窍不通,他也一眼看出这个壮汉中毒已深,现在找他来,他们应该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。

    看到那两只手,经过多次清洗,还残留着明显的血痕,这个人无疑就是那个爬着回到临安的军士了。

    宋晨不由得升起一股敬意,这种忠于自己职守的人,他得想一想办法救一救。

    “有办法吗?”宋晨冷不防地听到这阴侧侧的声音,又来一个激灵,皇城司的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出场吗。

    “没有好办法,我并不是医者。”宋晨保持沉默了,刚才他搜肠刮肚,大学时纯粹出于兴趣看了一部初级的生物化学书,找到一个救人轮廓,但是自己现在‘通敌’的嫌疑还没有洗清,要是把这个此案的关键人物给治死了的话,那后果光是想想,后背都有一种发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说!”陈不二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强势。

    “我倒有一个想法,你们找到毒药是什么类型的不?”宋晨确实不懂医术,不过他有一些现代人医学常识,这些医学常识可是超越了这个时代八个世纪。

    “他中的是蛇毒,五步蛇!”尚一刀有点愤怒地回答道,居然会认为他们连军士中的毒都搞不清,那是在质疑他们皇城司的办事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五步蛇毒性极强,他还能撑这么久,这是不可能!”宋晨当然听过五步蛇的威名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这个军士内家底子不错!”陈不二冷哼道,他要的是解决问题的人,不是来一个提问题的人。

    “蛇毒是提炼出来放入食物里面,恰好那天他吃得不多!”尚一刀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治疗方案是这样的,先找人提炼出蛇毒,声明一下我不会提炼,然后注入一种动物里面,牛马羊狗都可以,”说的时候宋晨默默为这只动物默哀一秒钟,“量控制好,如果注射之后这种动物活了下来,我再抽它血,经过一点处理之好,注入这个军士的身体里面,看一看有没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再次声明,这只是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方法,救不救得活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了!”宋晨怎么也得给自己放好安全垫,不要给一下子摔死了。

    陈不二厌恶地挥了挥手,表示自己清楚宋晨要表达的意思,没有想到呀,这个小家伙才在官场上混几天,就拿官场那一套来对付他。

    “那么五步蛇毒液和牲畜呢?”宋晨再次对即将‘被试验’的牲畜表示下同情。

    话刚一说完,尚一刀就拿着一个瓶子和牵着一只骨瘦如柴的狗出来。

    宋晨甚至不知道之前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这两样东西像变戏法似的弄在眼前了,这效率真的很皇城司。

    那只狗漏出恐惧和可怜的眼神,直接把宋晨的心灵给溶化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会拿狗作试验的!”宋晨前世就很喜欢狗,之所以没有亲自养一只,那只是认为自己的生活没有安定下来,不想以后由于搬家、离职、结婚等原因,让自己的狗成为没有人喂养的流浪狗。

    “宋晨,是不是嫌这只太瘦弱了,现在去找另一只肥壮的狗至少要一柱香时间,能等不?”尚一刀果然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,绝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哼,像个小姑娘,宋晨,别磨磨讥讥,快!”陈不二动真火了,一拍掌拍在实木桌子上,发出一声闷响,桌子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当他手离开桌子时,宋晨看到一个深深地掌印!

    “行的,马上就动手!”宋晨以最快地速度说出这话,生活不是小说,小说中的主角不是会妥协的,在强大邪恶如陈不二的势力面前是一丝一毫的退步都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而他呢不得不在这个死太监的‘淫威’下,去给可爱的狗狗注射毒液。

    制造一种抗蛇毒血清,即使宋晨的记忆扩大了n倍,也几乎是不可能的,而且还要在短期内制造出来,那就是肯定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有种直觉,这个中毒的军士很重要,宋晨犹豫了很久才下定决心,再次与脑海中的小黑沟通,这一次小黑有反应了,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涌来,他身上又有了一种新技能,制造血清的能力。

    制造血清所需的科学仪器一件都没有,只好用替代品,就是用土法制造血清。

    他需要注射毒液需要用针,还要消过毒的针,现在的年代肯定没有,宋晨就用较细的做过消毒处理鸡毛管替代。

    宋晨一边拔鸡毛,一边问道:“这是谁家的狗呀,怎么舍得拿来遭这份罪!”

    至少应该说一点什么,减轻自己内心的内疚呀。

    “哪一家的,东街的,范屠户正准备杀了卖肉呢,我还是花了一百钱买下来的!”尚一刀无聊的时候,总是两只手玩着三把飞刀,就像小丑接球一样。

    他在你面前有这个动作的时候,表明他已经很信赖你了,所以才会把自己玩性的一面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宋晨又把鸡毛管在自己配制的白酒里面泡了好久,这个酒都是经过多次蒸馏过的,已经达到一定纯度,能够起到杀毒的作用的。

    然后再拿小炭火烤上一阵,争取能够把杀毒效果最大化。

    “用得着这种麻烦吗,不就是一条狗吗,你喜欢下次我给你买十只!”尚一刀这个粗线条的汉子当然不理解了。